当前位置:捷豹情感陈建斌结过几次婚(老实人陈建斌的4段情史)
陈建斌结过几次婚(老实人陈建斌的4段情史)
2022-11-28

他是《三国》中霸气无边、王者之气十足的诸侯曹操;他是《甄嬛传》中被众多美女嫔妃环绕的传奇皇帝“四郎雍正”;他还是《乔家大院》中心性沉稳、富有远见的商人老板乔致庸,他就是荧屏上最佳男主角陈建斌。

说起陈建斌我们的第一反应就是“他是个演员”,其实除了演员身份外,这陈建斌身上还有着另外的“18般武艺”。

在综艺舞台上角逐歌王时,他的深情演唱感动众人;在幕后做导演时,他的认真与专业让人折服;在为老婆和家乡写诗时,他的文采让人大呼惊喜。

当然建斌大叔在跟老婆上综艺节目时,所表现出来的“葛优瘫”和“厨房杀手”以及“啥活不干,就知道指手画脚”的大男子主义作风也实在是让人无语。不过也正是这种“反差巨大”的人间真实,才让他整个人更加有生活气息。

1970年陈建斌出生于乌鲁木齐,其父亲是体育局的干部,母亲是教师,因着这家庭条件也算不错,所以陈建斌从小也是无忧无虑的,尽干些调皮捣蛋的事。

大约5岁的时候,陈建斌跟着外婆去亲戚家做客,途中遇到了一个老大爷,这老大爷也是个“神人,看到陈建斌后就一把抓住了他,仔细端详一会后,就指着他跟旁边的外婆说到,这小子将来肯定不会多听话,而且他以后会跑到很远的地方去发展。

老大爷的这席话让年幼的陈建斌印象很深刻,后来也不知是受大爷话的影响,还是陈建斌命里就要奔向远方,他真的跑到了离家乡乌鲁木齐几千里之外的北京发展。

还有一点老大爷说的非常对,这陈建斌打小就不是个听话的好孩子,上小学的时候还行,虽然调皮捣蛋,但是学习成绩还是很好的。谁知上了初中以后,受学校路上三家电影院的影响,就变成了“逃课小能手”,仗着看电影不要钱,就整天连课不上的泡在电影院里,估计他这做演员的兴趣就是那时看免费电影培养出来的。

当然那个时候别说他还是个初中生了,就是到了大学这逃课看电影也是件非常严重的事,所以没多久,这老师就找上了他的家长,把他总是逃课的行为做了告知。

要说这陈家父母也都是传统的文化人,一听到老师说儿子竟敢“大逆不道”的连课都不上,跑去看电影。当场就急眼了,就地展开了男女混合双打,赏了陈建斌一顿“竹笋炒肉”,当时那场面之激烈,估计陈建斌至今难忘。

虽然这打也挨了,但这被电影剧情给迷住的陈建斌,始终都没能把跑野的心给收回来放在学习上,那成绩是差的一塌糊涂。说到这还真是可惜了,他的干部老爸和教师老妈对他寄予的厚望,最终只考上了一所普通的高中,吊儿郎当混到毕业,连大学都没考上。考试落榜后的陈建斌高不成低不就的,又不想进厂出苦力,所以就在家里当起了无业游民。

1990年已经20岁的陈建斌,正好赶上了中戏向新疆特招学生的机会,从小就爱看电影的他一听到有这样的好机会就赶紧去面试了,就是这一回,外形帅气的他一眼就被面试老师相中,拿到了通往北京的车票。

其实在没去北京之前,这陈建斌就是个没出过村的“土老帽”,像许多没见过大世面的人一样,觉得长江、黄浦江就跟他家村东头那条小河差不多,以为樱桃和苹果一样大,从这方面看,20年来从没出过新疆大门的陈建斌,就是个十足的“老实人”。

初入中戏陈建斌就认识了跟他一样来自乌鲁木齐的李亚鹏,因为两人是同一年入学的,又是老乡,所以他们成了同班同学,后来还和班里的另外一位同学王学兵混成了“校园三剑客”,还一起组了一支摇滚青年“小公驴”乐队,经常在水房里鬼哭狼嚎的唱摇滚。

不过此时经过了逃学、落榜,还当过无业游民的陈建斌已然知道“哪头轻哪头重”,从心底里就非常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不仅课业方面一直都是班里的佼佼者,还经常趁着业余时间和王学兵一起跑剧组磨练演技。

虽然课业上很忙碌,但是正值青春萌动的陈建斌为了响应“大学4年不谈恋爱,就白读了”的号召,百忙之中也谈起了恋爱。对方名叫呼小静,是他的同学,说起来这呼小静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山东人,不仅长得漂亮,性格也很温柔,是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。

之前是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才去了新疆,刚到新疆没多久了,她恰好也赶上了那次中戏招生,于是阴差阳错的就跟陈建斌成了同学。后来被陈建斌的“写诗求爱”所打动,这才给陈建斌确定了恋爱关系,别说这两人的缘分,还真是有点儿“有缘千里来相会”的感觉啊。

或许是大学时的爱情注定不能长久,又或者初恋总是会无疾而终,呼小静和陈建斌走过了甜蜜的大学时光后,很快就迎来了毕业季,俗话说这“毕业季就是分手季”,这两人的爱情也没能逃过这种诅咒。

想当年这两人都是通过新疆话剧团的推荐,才有机会进入中戏读书,于是本着回报家乡之心,两人曾约定好毕业后就回新疆话剧团为家乡的表演事业添砖加瓦。可谁知这马上就要毕业了,呼小静却临时改变了主意,看惯北京繁华的她宁愿做个北漂也不愿再回新疆,无奈意见不合的两个人只好分了手。听说呼小静后来在北京混的也不怎么样,没几年就回青岛老家嫁人,过起了平淡的富太太生活。

而这边被女友“放鸽子”的陈建斌回到新疆老家后,咋想都不得劲,他也不甘心就这样在老家憋着,就化失恋的伤心为读书的动力,一年后考上中戏表演系的研究生,收拾收拾行囊又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。

或许是被校园恋爱的脆弱给吓怕了,读研究生时他再也没有谈过感情,而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表演话剧,精湛演技方面。1998年此时已经年近30的陈建斌再次从中戏毕业,不过跟上次毕业后就打包行李回家不同,这次他因为学习期间表现优异,而被中戏留校任教。

在学校里由“学生身份”转变为“老师级别”给了陈建斌极大的自信,而且他在话剧方面也取得了很优异的成绩,还拿到了当时中国话剧界最高的奖项“金狮奖”。同时他还结识了人艺女神王茜华,开始了第2段甜蜜恋爱。

这会儿王茜华还没有现在的中年发福,整个人身材好、气质好、脸蛋一掐一汪水,是个十足的女神,身边的追求者是一茬接一茬的。漂亮的王茜华也非常合陈建斌的胃口,但此时的他在王茜华的追求者中,是很不起眼的一个,几次三番的追求下来连女神的手都没摸到。

陈建斌一看此路不通,只能抄起自己的老本行“写诗求爱”,别说这一招还真是灵,很快女神就被他的才华所吸引,一来二去的两人就在探讨诗句时擦出了火花,确认了关系没少在一起写诗。

本以为这样互相吸引的两个人能够修成正果,但两人刚在一起没多久,王茜华就因为经典乡村题材电视剧《当家的女人》而走红,女强男弱的关系让大男子主义的陈建斌接受不了,时间长了这两人也就拜拜了。

都是成年人了这次的失恋对陈建斌来说并没有上次冲击那样大,当然也可能是没时间伤心,因为这一年他又认识了在他生命里有着很重要意义的女人吴越。可以说在陈建斌那段没有出头的日子里,一直都是吴越陪在他身边支持他、鼓励他,给他介绍了不少资源,例如《中国式离婚》《刑警使命》《男人四十》等,背后都有吴越的身影。

吴越是上海人,骨子里有着南方女子的温柔贤淑,从西北之地来的陈建斌很喜欢她这种文静气质。两人在电视剧《菊花茶》相识后就互相爱慕,也算得上是圈里有名的金童玉女。像所有的热血青年一样,两人恋爱后就一起租房子同居,不过随着长时间的相处,这段感情的弊端也慢慢暴露出来。

那时吴越的家庭背景和名气都远超陈建斌,所以在吴越面前即便是她没有看不起的意思,这陈建斌也总是觉得她一头。因此这段不对称的感情注定是长久不了的,在2005年陈建斌进了《乔家大院》剧组认识了蒋勤勤之后更是加剧了这段感情的分裂,最终他只留下一封分手信,就单方面结束了和吴越关系。

写到这陈建斌婚前的三段感情也都交代的差不多了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这陈建斌追女友的绝招就是“写诗”,用才华吸引女朋友,文学好的小伙伴可以向他学习一下,说不定就能脱单了。

话题扯远了,咱继续说回陈建斌的丰富情史,从跟吴越分手后陈建斌就瞄了一起拍《乔家大院》的蒋勤勤。而且这部戏拍完后,老陈同学成功的报得了美人归,当然用的还是“写诗求爱”的老招,果然是应了那句话“招不在老,管用就成”。

那会儿两人刚进剧组时就互相不对付,主要是因为陈建斌入圈几年对表演认识比较深刻,所以为了达到理想中的拍摄效果,他动不动就修改剧本。

这可苦了跟他搭戏的蒋勤勤,刚背好的台词就通知被改了,这事放在谁身上谁也不高兴,于是就这两个人一个嫌对方矫情,一个嫌对方事多,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的,搞得整个剧组都不得安生。

后来他俩结婚时,《乔家大院》的制作人孟凡耀还感慨说:“他俩简直势同水火,天天在剧组吵架,谁也不想看见谁,真没想到他倆能走到一起。”可见这两人得给当时的工作人员留下多大的阴影?

但也是在这日复一日的争吵中,陈建斌对这个经常跟他伴嘴的女孩子慢慢的就看顺眼了。在片场的时候,他开始不自觉的用目光追逐蒋勤勤的身影,在蒋勤勤补妆的时候一边睁大小眼儿看,一边说出了心里话“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是什么样儿啊?我看就是这样了。”

既然看上了,这西北壮汉陈建斌就不再扭捏,甩开膀子就奔着“追妻”的目标去了,这时正好赶上《乔家大院》杀青,蒋勤勤要去日本拍广告,陈建斌就贴上去了,无赖的要求人家“你去日本的时候,给我买个某某牌子的帽子吧,国内买不到”。

听到他这么自来熟的要求,蒋勤勤虽然不情愿,但是碍于情面也只能答应,后来蒋勤勤从日本回来时,主动联系陈建斌给他帽子,早有预谋的陈建斌就顺杆而上,开始“写诗泡妞”的求爱生涯。最终蒋大美女被他各种深情的小诗所感动,心甘情愿的被他赖上当起了陈太太。

前不久,蒋勤勤还在微博中晒出了陈建斌给她写的情诗合集《建斌诗集》,还别说这些年来收到陈建斌情诗的女人是真不少,但是也只有蒋勤勤有这个福气,能让陈建斌为她写一辈子诗。

如今陈建斌和蒋勤勤已经结婚15年,生了两个儿子,一家人过得幸福安稳,而陈建斌事业更是如日中天,无论是演员还是导演都做的得心应手,当真也算得上是人生赢家了。